页面载入中...

双黄连能“抑毒”?医学人士:抢到也不能盲目吃 - 第3页

  我其实没有多少书,线装书更是没有。我在《瞭望》上画聊斋的时候,陈四益的一个老师问我,画聊斋用的什么本子?哎呀,这让我惭愧的不得了,我说:“什么本子?不加注不断句的版本我都不会看。”后来陈四益的老师送了我一套线装书,他说是最好的《聊斋》版本。

  “我读书,没有那么大的本事,一般都读选本。比较全的是那套唐宋元明清的历代笔记,过去我隔壁的邻居送我的。他是研究经济的,那一次,我第一次从他那里借了一套诺斯写的经济学著作。黄永玉看了说,你一天到晚都看什么?你又不懂。我说正因为不懂我才看,懂了我还读它干什么?”

  网民Paras Rao:“如此一来,利润就留在印度了。西方国家都在搞非关税壁垒,我们这样做又有什么问题?”

  网民SenthilVelan:“我们实施进口禁令是因为马来西亚发出了对印度不友好的声音。我觉得这是一个惩罚性的政治决定。”

  网民Commissioner Saheb:“由于从马来西亚进口精炼油的成本很低,我们(印度)的精炼企业状况一直不好。这个举措是在帮助印度本国企业创造工作岗位和机会。马来西亚必须要吸取这个教训。我们还可以继续从印度尼西亚继续进口棕榈油。棕榈油并不会像耸人听闻的传言说的那样发生价格暴涨。这个政策对我们(印度)是有利的。”

admin
双黄连能“抑毒”?医学人士:抢到也不能盲目吃 - 第3页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