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双黄连能“抑毒”?医学人士:抢到也不能盲目吃 - 第4页

  他说,自己的小说在欧洲、美国,在英语世界都销售火爆,比如英文版和电子版加起来能达到150万册。但很奇怪的是,在相同文化背景的亚洲地区好像却不受欢迎。

  他举了个例子,比如韩国版的《三体》,第一部只卖出400本,不是4000本,而是400本!在日本的话则是一直没有出版。

  “非遗传承进校园最重要的还是延续性。”借这次“非遗进校园”展示活动,王奕蓉第一次走进了闵行区的学校,基础教育越来越重视非遗让她激动,但她对此也有清醒认识。

  王奕蓉2016年参加了徐汇区的非遗传习基地教学,固定教授一个初中班级的扎染课程,学两年时间,每周一节课,“我开课第一天会问有没有人知道扎染,一般就一两个小朋友知道,但经过两年系统化学习,他们会非常喜欢这项技艺,会有满足感,觉得我们民族的东西超过他们想象。但一定要延续,没有一个时间过程很难达到这样的效果。”

  王奕蓉带的一个班今年6月要结业,经过两年学习,他们已经可以把传统工艺和自己的设计结合起来,还准备了一个结业展。“我一直告诉他们民族的东西要和现代的结合起来,有了实用性才能普及。非遗从学生抓起就是非遗的普及,做好了影响会很大。”

  “这次活动是一个整体展示,所有课程只有半小时时间。每个临时课程结束之后在学校都有相应的兴趣课展开。”上海手造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负责人杨文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。手造街是这次活动的承办方之一。有了三次上海国际手造博览会的经验,手造街聚集起了一批非遗传承人,借助这一平台,也邀请了不少传承人与学校对接。

‹‹  1  2  3  4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双黄连能“抑毒”?医学人士:抢到也不能盲目吃 - 第4页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