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北京图书订货会:名家作品亮相 智能展台抢眼

  马霁川要价八百两黄金,后经好友出面洽商,最终以二百两黄金谈定。张伯驹只好将弓弦胡同原购李莲英的一处占地十余亩的房院出售,但金额依然不够。交易过程中,马霁川以黄金成色不对为由,又追加二十两黄金。最终经友人斡旋,画卷归张伯驹所有,不足的金额分期再付。后来由于种种原因,也未再支付。

  1949年后,张伯驹几次将藏品捐献给国家,这些藏品现主要藏于故宫博物院、吉林省博物院等处。

  故宫博物院共计收藏有张伯驹《丛碧书画录》著录的古代书画22件。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撰文指出,这些作品“几乎件件堪称中国艺术史上的璀璨明珠”。

  其中,陆机《平复帖》、杜牧《张好好诗》、范仲淹《道服赞》、黄庭坚《诸上座帖》等8件古代法书精品是1956年由张伯驹、潘素夫妇捐赠国家的,国家文物局后调拨故宫博物院;展子虔《游春图》、赵佶《雪江归棹图》、唐寅《王蜀宫妓图》等是张伯驹让与国家,国家文物局收购后陆续调拨故宫博物院的。另外,故宫博物院还于1959年购买了张伯驹曾收藏的宋代赵孟坚《行书自书诗》。

  角野荣子5岁就失去了母亲。在她最难过的时候,父亲就讲故事安慰她,这成了成人之后的她最难忘的生活片段,“我当时可能对这些故事没有深刻的理解,但爸爸给我讲故事时,我就会觉得不管什么样的事情,也许都会过去的,生活还是要继续。” 

  这样的成长经历也影响了角野荣子作品的风格:温暖中透露着感伤的底色,让人感动,也给人前进的力量。角野荣子表示:“在童年灰暗的环境下,能够找到一些空隙体验到那种快乐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。所以我也想通过作品传达这种喜悦和快乐。”

admin
北京图书订货会:名家作品亮相 智能展台抢眼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